特朗普忍不住了,主動致電習總:放三大信號

ROCKET| 2019-09-16| 檢舉

特朗普憋不住了,主動致電習總:放三大信號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特朗普忍不住了!據新華社電,中國最高領導人當天應約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所謂應約,就是特朗普主動約、主動打過來的。

特朗普忍不住了,主動致電習總:放三大信號

特朗普為何此時打電話?他有何意圖?

在筆者看來,特朗普此時打電話,完全是急的。為什麼是急的?因為,特朗普的三板斧在中國這沒用,擔心G20無法與中國最高領導人實現會晤,所以最後忍不住打電話溝通。

其實,早在6月9日美國財長姆努欽就說,中美最高領導人將於本月下旬在G20大阪峰會期間會晤,而早先美方已經多次有類似表態。結果,6月10日有記者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發言人稱注意到了美方多次公開表示,並稱期待安排中美元首在G20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但是,中方沒有給出明確答覆,只是說如果有這方面具體消息,中方將及時發布。

爾後耿爽就再次表明中國的立場與態度:關於中美經貿摩擦和中美經貿磋商,我們的態度是非常明確和堅定的。中方不想打貿易戰,但也不怕打貿易戰。如果美方願意平等協商,我們的大門敞開。如果美方執意要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將會堅決應對、奉陪到底。

從當時耿爽表態我們可以看出,一是中方期待,這表明中方願意實現兩國元首會晤。然而,沒有消息說明中方需要美方拿出誠意。所以,之後就是中方強調立場和態度,即: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

美方表態在中方碰了個軟釘子,一方面中國給了美國台階,另一方面又沒有給任何明確表態,特朗普第二天就按捺不住了。

美國時間6月10日,特朗普就在接受CNBC電視台採訪時透露,如果中國拒絕在本月下旬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期間舉行首腦會談,他將繼續對中國啟動「第四批」加征關稅制裁,對中國超過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關稅。面對特朗普的威脅,6月11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再次答記者問時把前一天的回應又重複了一遍。

然而,到了6月12日,某外媒記者又問了重複的問題,結果耿爽問我前兩天一直在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再重複一遍嗎?記者點頭,於是耿爽又簡單重複一遍。通過記者連續三天問中方態度,可見白宮對中美最高領導人會晤是多麼的著急啊!其實,這連續地問,不過是美方借記者之口探中國態度而已。

到了6月13日,記者又來了,借香港修例提起中美元首在G20大阪峰會上的會晤。結果,耿爽再次表示如果有這方面具體消息,我們會及時發布。

從外媒記者連續四天的詢問可以看出美方對此事的焦急程度,而中方一直說有消息會及時發布,那就說明中方當時還沒有準確消息。到了美國時間6月16日,還是沒有準確消息,中國也沒有發布進一步消息,於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6月16日又藉機稱,特朗普將在G20大阪峰會期間與中國最領導人會晤,記者就又問中方能否證實這一計劃。

面對記者的詢問,發言人陸慷回答說:關於中美元首在G20大阪峰會期間是否見面,很多記者上周已就這個問題多次問了我的同事,我們的回答現在也沒有變化:我們注意到美方多次公開表示,期待安排中美元首在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如果有這方面的具體消息,中方會及時發布。

也就是說,從姆努欽6月9日所謂「確認」中美最高領導人將在G20峰會上會晤算起,到6月16日一周過去了,中方也依然沒有給出任何確認信息,只是說「期待安排」會晤。那麼,中方這是「期待安排」什麼?在筆者看來,那就是美國的誠意。所謂誠意,有兩個:一是談判要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否則會晤就沒什麼意義了;二是要講信用,否則一次一次地變卦,那談判豈不是就沒有價值了?

5次試探,都得不到中方一個肯定的答覆,特朗普終於忍不住了,急了,於是操起電話打到了北京,於是就有了接下來的中美元首通話。

新華社的新聞稿是很有意思的,和過去有些時候在最前面放中方領導人的表態不同,這次把特朗普的表態放在了前面。

這麼放顯然意味深長,因為既然你特朗普打電話過來,中方一直在等這個誠意,那當然得放前面,那是你特朗普對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表態,未來如果你再變卦,那是又一次在全世介面前失信於人。這種失信,失的可不僅僅是特朗普個人的信譽,還有美國的國家信譽。

在新華社的新聞稿中,特朗普做了如下表態:

一是他期待著同中國最高領導人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再次會晤,就雙邊關係和我們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深入溝通。二是美方重視美中經貿合作,希望雙方工作團隊能展開溝通,儘早找到解決當前分歧的辦法。三是相信全世界都希望看到美中達成協議。

在筆者看來,這三句話釋放了三個信號:

一、特朗普表達期待再次會晤,就雙邊關係和中美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深入溝通,其內涵是在中美在又一輪較量之後,特朗普覺得雙方可以再進行深入溝通了。所謂可以再進行深入溝通,其潛台詞是美方再次領教了中國的實力,可以就相關話題再深入溝通是認可了中國的實力。而元首再深入溝通的進一步的內涵就是,雙方可以再談起來了。

二、在表達了中美元首可以再深入溝通後,特朗普果然拋出了他的真實意思,即:美方重視美中經貿合作,希望雙方工作團隊能展開溝通,儘早找到解決當前分歧的辦法。意思很明顯了嘛,就是希望雙方重新開談,並且說希望儘早找到解決分歧的辦法。直白說,希望重新開談。

三、他說相信全世界都希望中美達成協議。這句話顯然是特朗普想拉虎皮做大旗,用所謂的全世界來促使中國和美國談。然而,美國如果顧及到了全世界,怎麼會三番五次出爾反爾?

不過,特朗普拿出「全世界」來試圖在心理上給中國施加點壓力,也說明特朗普的確想中美重啟談判,拉虎皮做大旗表達的是談的迫切心情。這一點,和他最後忍不住打電話的心情是一樣的。

中國最高領導人向特朗普表達了中方的態度。首先,中國元首提到中美關係遇到一些困難,這不符合雙方利益,這意思其實就是告訴美國,美國折騰肯定不符合雙方利益,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那麼,雙方應該怎麼規避這個問題呢?就是按照之前中美元首達成的共識,在相互尊重、互惠互利基礎上,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爾後,中國元首又循循善誘地引導特朗普,中美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要共同發揮引領作用,推動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達成積極成果,為全球市場注入信心和活力。之後,中國元首又表態願意同特朗普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就事關中美關係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交換意見。

中國元首還強調,美國要想達成協議,在經貿問題上必須通過平等對話解決問題,而且最關鍵的是要照顧彼此的合理關切。說白了,如果無法平等對話,那麼就根本無法達成平等互利的協議。

中國最高領導人還說,希望美方公平對待中國企業,這其實也是告訴美國,美國針對華為的那一套如果不改,中國也會反制,美國能初一中國也能十五。最後,中國元首表示同意兩國經貿團隊就如何解決分歧保持溝通,這也意味著中美談判要重啟了。

到底談判重啟後能否達成協議?暫時只能說一半一半,因為不守信用的白宮隨時可能變卦,我們已經領略過了。

另一方面,就像筆者之前分析的那樣,特朗普每一次變卦他的信譽成本就會越高,對美國經濟負面影響越大,對其大選成功連任就會產生負面影響,所以需要穩住美國經濟,這是他願意達成協議的內在因素;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