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真急了!港獨狗急跳牆,打出最後底牌

ROCKET| 2019-09-16| 檢舉

美國真急了!港獨集體出洞,打出最後底牌

最近,港鬧分子傾巢而出,並逐步升級演化成街頭暴動。為什麼是在這個時候發生?港鬧事件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呢?

美國真急了!港獨狗急跳牆,打出最後底牌

其實,中國官方已經斬釘截鐵地回答過這個問題了:「亂港勢力必將失敗!」 然而很多網友還是比較擔憂:如今街頭已經鬧起來了,為什麼官方還不出手打擊呢?難道光是口頭警告就能使亂港勢力徹底失敗嗎?任由港鬧勢力繼續下去,東方明珠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東歐或者中東?——要想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首先要搞懂我們和中東以及東歐地區的不同之處。

很多人都以為,街頭出現暴動就代表美國中情局得逞了,因為它們正在搞亂中國。

但實際上,港鬧勢力在這個時候突然發難,更像是一場倉促進行的提前騷亂。這一次港鬧的傾巢而出,標誌著美國中情局苦心經營了多年的顏色革命底牌被迫提前掀開。孤注一擲的背後,是CIA破罐子破摔的無奈。

縱觀冷戰以來全球顏色革命的規律,我們不難發現,美國想要策動一場成功的顏色革命,就必須要從核心開始再向外部擴張。唯有這個模式,才有可能成功顛覆某一國家的政權。而如果中情局策劃的暴動是從周邊開始,則不過是疥癩之患,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

比如東歐劇變是發生在1989年,但它之所以會發生在這一年,則是因為1987年時任蘇聯最高領導的戈巴契夫提出了"改革新思維"。

何謂「改革新思維」?核心意思就是蘇聯放棄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以及制度道路,並且在戰略上實行投降主義綏靖思想。1988年4月,蘇共中央自廢武功,主動廢除了同東歐國家共產黨和工人黨的聯絡部。

1988年12月7日,戈巴契夫在聯合國發表講話說,主動表示蘇聯將從東歐撤出24萬軍人,1萬輛坦克,8500門火炮,以及820架戰鬥機,且無論北約採取何種相應的措施。——這基本上就是在對北約說:「來強姦我吧,隨便你用什麼姿勢,我都配合。」

1989年的蘇共,距離垮台,已是近在咫尺。

在得到蘇共的承諾後,美國才放心策動顏色革命組織,在東歐各國掀起街頭暴動,攻擊政府和軍警部門。

在社會秩序陷入動盪之後,北約趁勢扶植代理人、極端勢力、發動空中打擊,協助這些暴徒和人渣無賴,奪取當地政權。這場顏色革命最先在波蘭出現,後來擴展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人、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華沙條約組織國家,最後以蘇聯解體告終。

從表面上看,東歐劇變是從波蘭開始最後如多米諾骨牌一般推到了蘇聯。但實際上,東歐局面的源頭並不是波蘭,而是蘇共的最核心。

戈巴契夫的所謂「改革新思維」,才是這場顏色革命的真正最初爆發原點。在筆者看來,這是一場由內而外,由核心向周邊擴散的坍塌性地緣災難。

在蘇共核心沒有出現問題之前,不管美國在東歐布局了多少棋子,也不管北約在東歐暗藏收買了多少勢力,都只能潛藏水下,按兵不動。

因為他們很清楚,在蘇共核心沒有倒下之前,任何的輕舉妄動都只能是徒勞的,甚至有可能會招來蘇共的憤怒一擊。中情局不會輕易將自己的底牌打出,一旦打出就必須要奏效,否則多年的經營投入就是一場血虧的買賣。

東歐劇變以後,北約開始東擴,步步緊逼準備從地緣以及能源生命線上徹底鎖死俄羅斯,順道卡死中國的脖子。

因此,喬治亞、烏克蘭等地區也紛紛上演了如出一轍的顏色革命,出現了和香港目前類似的街頭暴動,這些暴動分子甚至連使用的手勢和行動方案都如出一轍。喬治亞和烏克蘭等地,也逐步淪為了戰場和動盪之地,老百姓苦不堪言,無數家庭支離破碎,家破人亡。

然而喬治亞和烏克蘭之所以能被中情局的顏色革命手段所操控,主要原因在於當年那個強大的蘇聯已經不存在了。戰略收縮之後的俄羅斯,逐步失去了對周邊地區的維穩能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一個接一個地落入美國的圈套。

當年索羅斯這個老畜生就明目張膽的地進入喬治亞等地區開展近乎公開的顏色革命行動,甚至還把顏色革命NGO組織開到了莫斯科和北京。

不過,只在莫斯科和北京的組織沒開多久,就被勒令關停,並驅逐出境了。換句話說,如果俄羅斯足夠強大,那麼喬治亞和烏克蘭就不會亂,也亂不了。即便亂,也只能是毫無意義地亂一陣,之後就會被連根拔起,迅速恢復平穩。

那麼,今天的香港具備徹底大亂起來的條件嗎?港鬧分子能整出分裂事實來,且令中央政府不聞不問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一旦涉及分裂,港毒分子將會被徹底剷除連根拔起,如同臭蟲一樣被掃入垃圾堆。

它們沒有一丁點戰勝解放軍的機會。事實上,它們連本地社區的居民都打不過,還更別說解放軍了。因此,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美國在這個時間點上底牌盡出,發動這場不可能成功的「准顏色革命」都有些不可理喻。

美國的行為不像是一個勝券在握的賭客,更像是一個輸紅了眼的賭徒,正在不計後果地將自己手裡的籌碼和底牌全部瘋狂地推向台面。

美國真急了!港獨狗急跳牆,打出最後底牌

(不明身份外國人在港街頭向越裔港鬧「面授機宜')

美國越是瘋狂往檯面上推籌碼和底牌,在牌桌對面冷靜觀察的中國就越是勝券在握。

在「占中」期間,美國就曾經命令佐*奴的創始人等資本代理人出錢策動暴亂。而這一次,美國更是全力以赴,將中情局在港培養多年的各行業資本代理人、政客、藝人、媒體、NGO組織、臥底、黑幫頭目全部推上台前,暴露在中國的眼皮子底下。

但即便動用了如此之大的力量,傾注了所有的底牌,最終還是徒勞的。除了製造一時的騷亂之外,動搖不了中國的國本,也破壞不了中國整體和平穩定的大局。

更重要的是,在眼下這個時間點上倉促發動這場騷亂,還引起了港各界人士的不滿。過去一貫沉默的港演藝圈已經有不少人站出來,反對街頭暴力,而本土社區的居民更是老少爺們齊上陣,人手一棍,捍衛社區安寧,對衝上門來挑釁的港鬧分子進行當街暴打,打得港鬧分子屁滾尿流,哭喊陣陣,下跪求饒,狼狽逃竄……雖然打人是不對的,不過嘛,這種場面在東歐劇變時,可沒出現過。

美國真急了!港獨狗急跳牆,打出最後底牌

(港居民持棍著怒打港鬧)

這說明什麼?說明,HK不具備顏色革命的土壤。和當初的蘇聯不同,中國目前政治穩定、經濟良好、社會平穩、處於非常良好的整體國力上升期。HK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同樣享受著祖國發展帶來的巨大紅利。

雖然港社會資本結構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事關老百姓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始終是保質保量穩定供應的,不存在缺水斷電的憂慮,也沒有穿不暖吃不飽的困擾。而當初的東歐則不同。在蘇共高層整體腐敗墮落、放棄自己的社會主義主張之後,整個蘇聯乃至華約組織成員國都出現了極為惡劣的社會隱患。

當這些國家的家庭主婦們去市場再也買不到白糖和麵粉的時候,一場顛覆性的顏色革命就再所難免了。當絕大多數人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除了暴動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